星期天, 23/09/2018, 19:2 GMT+7
一名美国热心妇女竭尽全力帮助越南橙毒剂受害者
15:22, 09/07/2018
美国战争遗产项目组织经理、美国一名感染橙毒剂并因患上帕金森病(Parkinsons)而死亡的退伍军人的女儿苏珊·哈蒙德(Susan Hammond)跟我们分享说,“我来到越南的第一个理由是为了我爸,但我留在越南的原因就是为了你们。”当苏珊·哈蒙德亲眼看到橙毒剂对美国退伍军人和越南人民造成的严重危害时,未曾想过会将自己的一生交给越南的她最后决定留下来,竭尽全力帮助越南橙毒剂受害者。
苏珊·哈蒙德女士。(图片来源:因特网)


苏珊·哈蒙德女士于1991年第一次来越南旅游,希望探索她父亲故事中的一个全新的土地——美丽的越南。然而,她所看到的是一个贫穷的、战争后遗症无处不在的越南,只有越南人民依然宽厚、真诚,没有以仇恨对待美国人。此事令她感到十分意外,想要进一步了解越南风土人情、抗美战争以及越南一直承受的战争后果。 

其后,1996年,苏珊·哈蒙德有机会来到越南学习越南语。此后,她的生活与越南密切相关。这次她与为帮助橙毒剂受害者作出巨大贡献的医生黎高台见了面。黎高台给苏珊·哈蒙德介绍了一个军人家庭。该家庭有两个女儿,分别在战争发生前后出生。在战争前出生的姐姐非常聪明,她取得了去美国留学的奖学金,而在战争后出生的妹妹因她父亲感染了橙毒剂而患上了严重的脑瘫,运动和大脑发育不正常。这个故事和苏珊·哈蒙德父亲因橙毒剂而患上的疾病让她意识到,战争的后遗症依然在越南存在。作为一个美国人,她想为抚平这种痛苦做点儿什么。 

1996年,苏珊·哈蒙德担任美国非营利组织——和解与发展基金会副经理一职,成为参加橙毒剂受害者帮扶活动的首批人士。2006年,苏珊·哈蒙德成立非政府组织——战争遗产项目组织(War Legacies Project),其宗旨为帮助正在承受抗美战争而承受痛苦的人。 

在越南的那些日子,苏珊·哈蒙德遇见了许多处境特殊的人。特别是在2007年,苏珊·哈蒙德遇见了阿富和啊飞兄弟。他们双腿残疾,不能走路。他们母亲只能无力地看着他们在地上蹭来蹭去。为了不让他们放弃上学的梦想,每天这位母亲背着两个孩子到学校上课。但是当他们长大了,这位母亲无法背着他们上学。她的梦想是哪一天她的两个孩子能自己走路。 

为了实现这位母亲的梦想,战争遗产项目组织向阿富和啊飞送上了轮椅,让他们可以自己移动。阿富和啊飞兄弟俩非常感激,因为这是他们二十年来首次可以自己“走动”,这对他们来说是最美妙的事。苏珊·哈蒙德10年来看着他们兄弟俩长大,他们成为了苏珊·哈蒙德的动力。 

苏珊·哈蒙德女士与阿富和啊飞兄弟。(图片来源:因特网)


苏珊·哈蒙德女士分享说,“我想继续为越南国家贡献智慧和力量。如果有一个梦想,我希望越南没有任何处在困境中的人,没有任何人需要承受战争的痛苦。” 

近20年来,苏珊·哈蒙德女士所开展的项目虽然规模不大,资金也不多,但对受益者意义重大。这些项目对一心一意抚平战争伤痛的人来说,意义更加重要。 

在广南省,自2008年至今,苏珊·哈蒙德和广南省红十字会共帮助了350名橙毒剂受害儿童修建住房,提供资金或种畜,照顾残疾儿童的身体健康,向残疾儿童或其亲人颁发助学金等。 

这些项目的赞助商是美国退伍军人鲍勃费尔德曼(Bob Feldman)及其亲戚朋友。鲍勃·费尔德曼因参战期间感染橙毒剂而患上了癌症,他于2006年去世。苏珊·哈蒙德已与鲍勃·费尔德曼家属和朋友见了面,建议他们继续帮助越南橙毒剂受害者。 

第一年,鲍勃·费尔德曼基金会共出资5万美元帮助广南省、广义省和边和省的50个家庭。截至目前,该项目出资的总价值超过25万美元。 

此外,苏珊·哈蒙德还大力协助消除橙毒剂给环境造成的影响。她还重视增强人民群众对橙毒剂的认识。20年来,她同许多记者、摄影师和纪录片制作人制作了关于橙毒剂给越南造成影响的许多纪实片。她还撰写了许多关于橙毒剂影响的书籍和文章并在美国多个研讨会和活动上发表演讲。 

她建立了网站http://www.agentorangerecord.com并在这儿更新关于橙毒剂的信息和资料。此外,纪录片制作人还为美越关于橙毒剂对话组中的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和越南橙毒剂信息倡议当顾问师。(越通社/民族与山区画报)

读者意见
评论: